訂閱

多平臺閱讀

微信訂閱

雜志

申請紙刊贈閱

訂閱每日電郵

移動應用

專欄 - 近觀歐洲

英超联赛阿森纳与热刺: 希拉克的“法國農民情結”與“中國文明情結”

热刺贝尔 www.gyplwd.com.cn 趙永升 2019年09月28日

趙永升,財富中文網專欄作者,全法中國法律與經濟協會副會長。本專欄聚焦歐洲經濟、文化及中國公司在歐洲的發展。
作為法國前總統的希拉克平易近人,深受法國人的喜愛,同時,他對生活也充滿了熱愛。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9年9月26日,法國前總統雅克?希拉克因病去世,消息一傳開,主要媒體均發布了悼念這位法國前總統的文章和視頻。作為在法國工作和生活過的我來說,不禁有所感慨,在此簡單寫一點,權作對這位深受法國人和中國人喜愛的法國前總統的緬懷。

而觀這一兩日,已有諸多不同人士從各自不同的視角,來懷念這位極具法國特色的法國總統。為避免贅述,我想在此僅寫兩點:一個是希拉克總統對法國農民懷有特殊的感情,可稱之為希拉克的“法國農民情結”;另一個是希拉克總統對中國文化尤其是對中國文明懷有特殊的感情,可稱之為希拉克的“中國文明情結”。

希拉克的“法國農民情結”

要往上追溯,其實希拉克出生于富庶之家,其父母都已經不是農民,其父還曾經是法國商業銀行總管,祖父和外祖父也都是教師。當然,要再往遠了說,希拉克的祖上則都是農民。無論如何,出生且生長于法國巴黎科雷茲鎮的希拉克,對法國農民依舊懷有一種特殊的情感。

希拉克抱著羊羔與農民一起。圖片源自法媒

正是基于希拉克的這種“法國農民情結”,這位號稱身為“世代農民的兒子”在擔任農業部長時,就已經在歐盟大力推進各種農業補貼和優惠政策,竭力維護法國農民的權益。也是這種“法國農民情結”,促使希拉克在當上法國總統之后,對法國農民相當“仁慈”。在希拉克12年當政期間,法國和歐盟先后出臺了諸多旨在?;しü┟窶嫻姆詈頭ü?。當時希拉克總統為了維護歐盟的農業政策,甚至與英國當時的首相布萊爾發生了尖銳沖突。從中可見,法國政府為了農民的利益下了多大的功夫。

這就不難理解為何在一年一度的法國“農業展”上,希拉克備受法國農民的喜歡與愛戴。農民兄弟們親切地喊他“雅克”(這本身就是一個相當農民的名字)。希拉克這里拍打拍打馬牛的屁股,那里和農民一起擠奶、品酒。和希拉克相比,同樣在農業展上,薩科齊則不但被噓,還與農民粗話對罵了起來。

當然,希拉克對法國農民這么好,部分原因也是為爭取更多的選票。據報道他之所以能兩屆總統大選勝出,很大程度上也是得益于農民兄弟們的選票。至于希拉克在農業政策上的得失功過,其實褒貶不一,但基于逝者為大,在此不述。

希拉克的“中國文明情結”

倘若說希拉克對法國國內的農民具有“法國農民情結”的話,那么對法國國外的不同文明中,希拉克可謂對中國文明情有獨鐘了。在此想說明一點的是,此前諸多文章都言必稱希拉克極其喜好中國文化,并稱之為“中國文化情結”。其實,我認為準確地應該將其稱之為希拉克的“中國文明情結”,盡管“文明”與“文化”實際上僅一字之差,但前者的內涵要比后者多許多。

正如密特朗總統酷愛埃及文明一樣,希拉克總統對中國文明的著迷程度,在西方陣營各國的總統中也是極為罕見的。在我看來,這與法國作為一個有文化底蘊、有文明根基的國家很有關聯。

再則,我們若粗略地以戴高樂、希拉克和馬克龍分別代表三個不同的時代,那么與之相對應的總統身份要求則分別是:戴高樂代表二戰期間與戰后美蘇爭霸的背景下所必須的軍人身份、“后戴高樂時代”與“后蘇聯時代”新的世界格局所要求的穩健型、人文型的身份,以及面對新興經濟體崛起與數字化時代的到來、改革成為必需所要求的經濟型、金融型身份。

在此,盡管密特朗與希拉克分屬左右兩大法國政黨陣營,但依舊可以同歸至第二大類,即穩健型、人文型的身份。這也是為何迄今我們依舊能見到在密特朗與希拉克之間,存有太多的相同之處。這在既往的截然不同的政黨之間,幾乎是不可想象的。盡管密特朗選擇埃及,而希拉克選擇中國,但對具有悠久歷史的文明的喜好,在這一點上兩個人又是異曲同工了。這也是我為何強調,其實希拉克對中國的喜好,首先是基于對中國作為一個古老文明而喜好的,然后才有具體的如諸多文章已經詳述的希拉克對中國文化的細細之愛。例如希拉克對中國青銅之愛與之專,以及他指出隋煬帝并非隋朝最后一個皇帝等。得知我要寫一篇關于希拉克的文章,我的一位旅法華人跨文明哲學研究學者摯友劉小鵬,馬上發來對被中國人傳為美談的這兩個事情的詳細描述。

雖貴為一國總統,卻不失一介平民本色

至于也值得提及的其它方面是希拉克對生活的熱愛,以及他雖貴為一國總統卻不失一介平民的本色。我的一位旅法華人畫家摯友巴寧,得知我要寫篇關于希拉克的文章,馬上發來一個視頻,并配上文字說明:“電視上剛有個鏡頭,主持人就說他(指希拉克)很喜歡女人。視頻里在一次會議上,希拉克和旁邊坐的年輕女性高興地在聊天,而他的老婆在前面的講臺上正在寫些什么,然后回頭看了希拉克一眼。他特可愛地馬上不好意思地看了一下旁邊聊天的女人?!?/p>

希拉克跳躍地鐵閘門。圖片源自張林初研究員

在上圖中,當時的希拉克擔任巴黎市長一職。一次去參加在巴黎歐貝爾(Auber)交通樞紐站舉辦的一個藝術展覽活動,不慎被地鐵閘門卡住,他毫不猶豫地縱身一跳。此圖已經廣為傳播,不再贅述,僅說明雖為市長,希拉克卻照樣可以“有失體統”地跳躍閘門。當然,本文并非鼓勵他人也效仿,只是說明希拉克存有一介平民的特色。

說起希拉克總統,相信對他能夠有更加深入了解的,還得是那個時代已經“挑?!閉?;而我幾十年的師傅丁一凡先生,便是其中的一位佼佼者。下圖為丁一凡先生當年作為《光明日報》記者常駐巴黎時采訪希拉克總統的照片之一。

光明日報記者丁一凡先生當年采訪希拉克總統。圖片源自丁一凡研究員

而當我移居巴黎之時,法國的“希拉克時代”其實已經臨近尾聲了——希拉克總統很快要卸任,后由薩科齊接替總統一職。而本人說起來也慚愧,還是在希拉克總統當政時期,也就有一次正在為法國的幾位部長做口譯之際,恰好趕上希拉克總統過來,和他握了一次手、問了個好而已。盡管如此,當年希拉克總統的音容笑貌,尤其是他那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神態,卻依舊歷歷在目。

注: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財富中文網立場。

本文作者趙永升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經濟學(金融學)教授,法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法國全法中國法律與經濟協會副會長,財富中文網的專欄作家。

我來點評

  最新文章

最新文章:

中國煤業大遷徙

500強情報中心

財富專欄